记者找到高坡煤矿老板的手机号

2021-06-28 00:57

曹勇今年30岁,有3个孩子。他和父亲、老婆、孩子在昆明租房住,盖新房的钱,是他做蔬菜批发生意赚的。曹勇准备把母亲接到昆明,让一家人团聚。这些做好的熏肉,也将一同带走,但曹兴连不舍得儿子的新房。

像曹勇家这样没受损的房屋,搬迁重建只补偿4万。曹勇说:“盖房花了60多万,还有10多万工钱没结。我希望政府能根据实际情况来评估,至少也该补偿50万。”

高坡煤矿一位村民告诉记者,从前晚开始,高坡煤矿开始大规模撤走矿工,持续到昨天凌晨,“用车拉,拉了十几车的人。”

据高坡村村民说,山顶曾发现裂缝,村干部知道但没引起重视。昨天,记者爬到靠近山顶处,寻找村民所说的“裂缝”,发现实际为土层垮塌产生。山上有多条这样的“裂缝”,最明显的一条有30多米长,村民称此条“裂缝”在1月11日前就有。

姜兴武:因为没亲身经历,没法核实。滑坡发生巨响比较少,但也有可能。烟雾应该是泥土盖上房屋后扑起来的灰尘。至于是不是黑烟,很难再核实。

对此,记者曾致电高坡村村干部和果珠乡国土资源所赵姓工作人员,核实是否掌握该情况或向上级反映,前者电话不通,后者以开会拒绝。王家银说,村里未向他反映过情况。

村民们告诉记者,当地没发生过滑坡,也从未有相关部门提醒过地质灾害,或者组织过灾害避险演习。对于该村为何没被列入地质灾害监测点,果珠乡党委书记王家银说,乡里的国土所3个工作人员,都归县国土部门管,监测点是由县国土部门按照地质环境来确定,并非乡里想列入就列入。

存在安全隐患而不列入监测点,发生事故谁来承担责任?刘业成表示,责任由专家组来定。

记者到镇雄县国土资源局联系采访,该局副局长刘业成说,全县共有279个地质灾害监测点,并不包含高坡村。该村历来没有发现灾害迹象,不属于监测点,所以不在监测范畴内,也没预警措施。局长陈永杰在电话中称,“没有人反映(裂缝)情况。”

失去3个孩子的王发银前天曾到殡仪馆。昨天,王发银说,还不是认领骨灰盒的时候,“补偿没有到位,很多事情也没解决。”

记者:很多村民说,滑坡发生时,听到放炮一样的巨响,并看到山顶有黑烟。这种情况如何解释?

罗远寿查看了姐姐一家的遇难处,上山查看了滑坡现场。之后,经过和村民的交流,他认为云南省专家对灾因的解释不合理。他们达成一致,准备发函给国务院、国家煤监局、国土资源部、中国地质大学等单位,要求派出联合调查小组,重新调查高坡村滑坡事故。

“是他们强行拉走火化的。为什么要领呢?”罗远寿说,镇雄县官方的道歉,并没有召集所有遇难者的家属公开表态,他认为没有诚意,就此,希望官方对每一位遇难者的家属当面郑重道歉。而对于灾难原因,“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,也不会去领。”

记者:村民说,滑坡处有土层外翻的迹象,像是有一种力量从山里面向上拱?

罗远寿表示,之所以要求重新调查,疑点有三。首先,泥土从山腰的平台处下滑,下方的植被和树木反而没垮塌。其次,高坡煤矿的采矿区离滑坡区没多远,专家没有下矿洞调查,匆匆就做出结论,不可信。另外,2007年末2008年初,高坡村持续50天的暴雪,并未出现过山体滑坡,“这次下雪只有几天,却引发这么严重的灾难,背后必有特殊的原因。”

姜兴武:据专家组的查看,并没有这种迹象。滑坡主体倾泻后,先落在山腰的平台位置,导致看上去像是这样。而且,滑坡的主体就是山上缺的一角,经测量,和滑坡泥土的体积吻合。

1月11日,高坡村发生滑坡后,附近的高坡煤矿被要求停工。矿上的煤炭运输要经过高坡村的村道。自12日以来,这条救灾车辆来来往往的村道上,运煤车辆仍在行驶。13日下午,一辆拉煤的运输车因为避让轿车,还翻倒在村道的路沟下。

昨天,高坡村滑坡现场附近,遇难者罗远飞的弟弟罗远寿在泥泞中奔走。罗远寿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,在北京开公司,其姐罗远飞嫁到高坡村。灾难发生后,罗远寿撂下公司的事,从北京赶回镇雄。

对于为何不领骨灰盒,部分家属坚持认为镇雄县官方强行火化遗体不妥,道歉也不诚恳。其次,很多家属对4至5万的搬迁补偿费不满,认为这笔钱不足以弥补损失,重建新房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目前云南省官方的灾因说法难以服众,家属和村民坚持认为这起滑坡事故背后有人祸原因。

曹兴连说的“新房”,是儿子曹勇的,在老屋对面。这是个300平米的院子,红砖结构,里外镶瓷砖,装修高档,还有车库。曹勇说,新房有24个房间,“去年正月开工建的,现在快装修完了,本打算过年入住,哪知道碰上这事,不让住了。”

滑坡发生后,村民认为,高坡煤矿过度采矿引发灾难,但处于风暴眼中的高坡煤矿,一直无人出面做出解释。昨天,记者找到高坡煤矿老板的手机号,接通之后,他称找错了人,再打则已关机。

昨天下午,镇雄县殡仪馆,46名遇难者的骨灰盒还摆在灵堂上。几天以来,不少家属前往殡仪馆,查看亲人骨灰盒。但他们离开时,没有一只骨灰盒被带走。

昨天下午,罗远寿开始起草信函,召集大家签名。他表示,这封信函将于今天寄出。目前,参与签署联名信的有遇难者的亲属,还有被要求搬迁重建的村民。

昨天,记者在高坡村不时听到杀猪声。以往,村民们过年前杀猪制作熏肉,但这次杀得“彻底”。“家里不让住了,政府说要搬走,不杀没地方养,全都要处理。”村民说。

靠近滑坡塌方区的曹兴连家门口,多名村民在帮助宰猪,炉火已架好。曹兴连说,她养了3头猪,两头大猪300多斤,小的也有130斤。“上个月杀了一头,留一头大的过年‘进新房’用。现在只能都杀了。”她指着老屋厨房的房梁,上面挂满做好的熏肉。

在刘业成办公桌上,记者看到一份写在信纸上的讲话报告。报告显示,1月13日,镇雄县国土资源局组织全县国土资源所长开大会,提到高坡村“1·11”滑坡事故,讲话报告为领导发言内容。这份报告共列出11项问题,多次提到国土系统的工作流于形式。